首页
 > 

生活美文

 > 正文

『云.游』扬州慢⑥——夫差与大运河

  • 编辑时间: 2019-12-03

?点击音频,聆听美文

muplayer('audio').setup() $(function(){ if($("#audio").attr("audio-url") != ''){ $("#audio-span").show(); } });

一、

离开史公祠时,正是下班的时间里,园子对面的街区甚是喧嚣,叮叮当当地对着古老的庭院,述说着今生今世的美好。

那条叮叮当当的街区,如今就叫做史可法路,沿着进去,找了家酒店落脚。卸下沉重的行装,人便也忽然轻松得似乎可以飞了。就这样操着相机和地图,我穿过几条小街,“飞”到了富春茶社。晚餐多是扬州当地的小吃,但印象深刻的似只有蟹肉汤包了,倒不是因为味道如何的上口,只是咬开薄薄的皮儿后,差点儿被那里面滚烫的汤汁烫伤了舌头。

当日游园买的是联票,其中有个项目是畅游古运河,我准备把这个项目安排到晚上最末一班。用了晚饭,还有些时间,便一路沿着文昌中路,穿过小秦淮,溜达到了文昌阁。来到那里,已是夜幕低垂,华灯初上时间,位于汶河路和文昌中路交汇环岛上的文昌阁,更是被精心组织的灯光,照射得晶莹剔透,璀璨玲珑。

文昌阁建于明万历年间,曾是扬州府学的魁星搂。只如今的这里,已经成为扬州新老城区的分野,沿汶河路一线,挤满了保留着老扬州民居元素,且并不高大的现代建筑,只是不象老扬州的婉约与柔媚,那里已经成为了一条热闹的商业街,在奇迷变幻的霓虹灯下展现着,新世纪的扬州为地方都市的繁华。

总在想,这文昌阁伫立的地方,似白金会乎应该自来便是扬州热闹的地界儿了,老扬州如是,新扬州也如是。只是当年神采飞扬、英气勃发的魁星搂,如今真是老了,只能成为一件古董,被无缘由地端放在这繁华的路口之上。不息的车流卷裹着它,而它也孤独地注视着这多有些陌生,而又眼花缭乱的喧嚣......那是老扬州,那是新扬州,那是说着评话、唱着清曲的扬州,那是踩着时代节奏、热情激荡的扬州,那是为历史文化名城的扬州,那是为地方大都会的扬州。

从汶河路一直向南走,可以来到南门遗址。穿过一片欢歌笑语的广场,就来到了古运河畔。这一时间,明月当空,月影被运河上的柔波捏得散碎。运河两岸,有霓虹彩灯装扮,异彩纷呈得犹如梦幻一般。

黝黑而深邃的古运河,只载着明月的清辉,默默地流淌着。只忽远忽近拍岸的涛声,泄露了开元棋牌那静默里也有的活力,在我听来,那更象深远历史中的一声叹息。

二、

说到扬州,是不能不说它的运河的,历史上关于扬州的那些精彩故事,似乎都和运河沾点关系。先是吴王夫差在这里开挖邗沟,那似乎就是扬州城的历史起点了;其后的隋炀帝杨广修通大运河,似乎就是为了他能风风光光地再来趟扬州,看看这里的繁华;而扬州盐商的崛起,也是因为扬州是食盐通过运河北上的一个重要节点。

我们在这里就说说邗沟吧,那位在吴越争霸中,集著名的复仇者与被复仇者于一身的吴王夫差,无疑是如今赫赫有名的京杭大运河的第一锹挖掘者。当然,他挖掘这条运河时,是不会知道这条运河将给自己所统辖的这片土地,带来什么样的改变的。他挖掘这条运河,只是为了实现他自己的野心,但这条运河却不仅仅为实现他一个人的野心,而存在的。

为报杀父之仇,吴王夫差在公元前494年的夫椒之战中打败越军,勾践降吴。其后志得意满的夫差将战略眼光投向了疆域的北方,前489年夫差进攻陈国、鲁国,并征服了它们。前484年,吴国与春秋巨无霸齐国直接冲突,爆发艾陵之战,吴军打败齐军,吴王夫差威武的国际形象,达到了不可一世的巅峰。

罗列这些时间点,只是想揭开历史的面纱,因为在那层历史面纱的背后,还藏着另一个男人狡诈的目光。那个心机重重的男人,自然就是越王勾践了。勾践兵败会稽山之后,曾含垢忍辱地为夫差养了三年马。这里的“含垢忍辱”虽不是出典于他的故事,但却有史料记载,勾践为讨好夫差,曾以探病为名,尝了吴王的粪便。

这是何其强大的讨好,经此,而不成何其强大的历史猛人,也难。

越王勾践被吴王夫差释放归国后,为了复仇而卧薪尝胆,这基本上是我们幼儿园阶段就已熟知的励志故事了。但兴越伐吴,却终不是买些傻力气,喊喊口号就能完成的项目。对于兴越,勾践采纳了计然七术;对于伐吴,文种也提出了几条策略,至于几条,西汉《史记》说也是七条,东汉《越绝书》说是九条。

不管是《伐吴七术》还是《九术》,其中都提到了“遗之好美,以劳其志”,这条的历史穿透力是超强的,因为它直接把越女西施推到了美女界的最前沿,时至今日也无人能撼动她No.1的历史地位。但灭吴,也确实不是No.1的西施,一个人在战斗,文种其后又说了“遗之巧匠,使起宫室高台,尽其财,疲其开元棋牌力”。为了达成这个case,勾践和范蠡亲自跑了趟吴国去忽悠夫差,于是雄心勃勃的伟大吴国,不久就开始了两个雄心勃勃的伟大工程,请大家记住,不是一个,是两个......其一是姑苏台,而另一个便是邗沟。

吴王夫差在今天扬州的所在地筑邗城,并以此为起点开凿了四百里邗沟。邗沟,它就是如今连接长江和清江的里运河,在夫差的那个年代,它连接的是长江与淮河;邗沟,它也是世界上有文字记载的第一条运河,尽管记载它的那个故事充满了尔虞我诈,兵连祸结,但依旧不能撼动它运河界里No.1的历史地位;邗沟,它至今还在发挥着强大的航运功能,史书没有记载挖掘它的辛苦,和设计它的智慧,但它仍能当之无愧地成为,世界上使用时间最长的一条运河......算而今也有两千五百年的时间了。

邗沟,它是我们中华文明的瑰宝。

对于开凿邗沟,祸水北引,勾践的工作表现是积极主动的,他命文种,率万盛京棋牌人,前去帮助修建。邗沟历时三年而成,当然这三年对于吴地的百姓是苦不堪言的,对于越地的百姓是休养生息的。

三年过后,吴王夫差大踏步地走上了的伐齐之路,最终在艾陵大破齐军。艾陵之战两年后,即公元前482年,吴王夫差北上,与晋国及中原诸国会盟于黄池,争夺盛京棋牌名义上的中原霸主。而于此同时,那个等了12年的男人,翻脸了。

公元前482年,越王勾践进攻吴地,破吴师,俘太子,陷吴都,焚姑苏台白金会。九年后,夫差城破自刎,勾践灭吴。

三、

野心家们,为了他们的野心而忙碌着,他们忙碌出的所谓千年宏图,万年霸业,却也不过是一座座河岸边华丽的沙堡,有几个能经得起时间之河的淘洗。同样是灭吴的工具,西施、郑旦何在?范蠡、文种何在?姑苏台、馆娃宫何在?......即便是成为春秋五霸的,吴王夫差何在?越王勾践又何在?那个曾在春秋末期如日中天,强大到不可一世的吴国、越国,而今安在哉?

倒是这条黑洞洞的运河至今还在流淌着,象是连接过往的纽带。如今在运河畔是不用记住这么多的苦难的,运河留给历史欧博平台更多时间里的,是荫庇众生的美好。

唐朝诗人徐凝说,“天下三分明月夜,二分无赖是扬州”。唐代大诗人杜牧说,“谁家唱水调,明月满扬州”。想来唐朝的诗人们真是最爱夜色中的扬州的,而接下来杜大诗人又说了,“骏马宜闲出,千金好暗游”,呵呵,如我,如我。

其实就在这夜色里,就在这古运河畔,就这么走着有多好,不用想过去,不用想将来,不用想太纷繁的烦恼,不用想无缘由的希冀,只是如夜色中的运河一样,黑得纯净地走着,走着......走得累了,也便到了康山的水渡码头,然后坐上游船,任由它带着你去看二分明月色的扬州。

......

2014年6月22日,第38届世界遗产大会上,中国大运河项目成功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。

在遗产评价中说:......它(京杭大运河)形成了帝国时期内陆通讯的主干线,它运送战略物资和粮食,并运送稻米养活了更为广大的民众......它在确保国家经济的繁荣和稳定上,至今仍发挥着重要的作用......

也不知怎么了,每看到这些评价时,我总会想到......

夫差,笑了。